分卷阅读3

    &&&&…回忆起昨晚的一些细节,如此不温柔地将其贞洁夺走,再放任她不管未免也太过分了些……

    快点让我找到你吧,茶色头发的少女。

    即便从小就被送到国外学习,父母亲很早去世,现在姐姐也下落不明,宫野志保也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倒霉。

    罢免研究的第二天,到姐姐之前住过的地方睡了一晚,因为戴着MP3所以没听见有人进来,明明已经很谨慎,却被那道锁是坏掉的门给弄乱了一切。

    被那个淡金色头发的男人给压在身下玩弄,他轻笑的面庞将会是自己永远也忘不了的噩梦。

    如果不是为了姐姐,她不可能就那样一走了之,绝对会因为自己先醒而拿一把刀把那人杀死。

    把紧急避孕药服下,又回到地下室洗了好几遍澡,她的心情才稍微平复一些。

    可是关于姐姐……琴酒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罢免研究的第五天,纵然有琴酒对宫野志保的一再忍让,在再次劝解无果后也只能将她无情地关进毒气室。

    宫野志保的手上是镣铐,白大褂里装着一颗组织让她研制的药品——APTX4869。

    她跪在地上,外面的雨淅淅沥沥,仿佛在告诉她姐姐已经死掉的事实。

    如果姐姐还存在这个世界上,组织为什么要隐瞒她呢?大可用姐姐的下落来要挟自己继续研究,但他们并没有这样做。

    也许是怕等自己知道真相以后会用更激烈的抗拒来面对事实吧。

    她想起了母亲的笑颜与父亲温柔的注视,想起姐姐念叨的让我赶快找个男朋友,又想起那个该死的金发黑皮,越来越重的寂寥将她掩盖。

    也许自己从出生开始就注定要待在黑暗之中。

    所以,现在也应该在黑暗之中死亡。

    宫野志保吞下了那颗被组织当做毒药的药品,嘴角勾起等待死亡的降临。

    从心间燃到全身的火焰,心脏就像被烧着了似的疼痛,她只觉得自己的骨头在融化,从血管往外蔓延的疼痛捏紧全身,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宫野志保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用没被铐住的那只手紧紧捂住胸口。

    原来,这就是要死的滋味吗……

    不太好受啊……

    带着罪恶的人连死都没办法静悄悄地呀……

    她闭上眼睛承受这巨大的痛苦,可当她再度睁眼,看见的不是牛头马面,而是自己因为缩小而从镣铐里挣脱的手。

    宫野志保愣了几秒,忽然想起当初小白鼠实验那个未上报给组织的结果……还有被她从状态未知改成死亡的工藤新一。

    她慢慢直起身子,利用缩小的娇小身躯从毒气室的垃圾口钻出去,拖着这身和她现在身材极不相符的白大褂,一步一步走在东京冰冷的街头,寻找当初去过的米花町2丁目21番地。

    既然老天给我一个复活的机会……我希望自己能够代替姐姐和父母活下去……直到那个组织消失。

    化身成灰原哀的时间已经过去半年,我和化名成江户川柯南的工藤新一一齐在米花小学读书,还和吉田步美、圆谷光彦以及小岛元太组成了一个少年侦探团。

    能让曾经是宫野志保的她坚持到现在的动力是什么呢?

    也许是那个大侦探对自己说的那句话吧。

    那句

    “不要逃避,灰原,不要逃避,你的命运。”

    (透哀)偷吃到的宫野小姐(4)

    叫做安室透的家伙在靠近工藤身边时,我立马就回忆起半年前的那天晚上。

    那个淡金色头发,皮肤黝黑的男人。

    但是那天早上醒来与逃跑的行为都有些匆忙,甚至来不及看清楚那人长成什么样,因此,我并不能确认他就是这个叫做安室透的男人。

    不过,他们给我的感觉极其相似,一看到他,我的大脑就会立马把丢到垃圾桶里的那个记忆捡回来摆到我眼前,就像鬼打墙一样无处可逃。

    无论是他的模样,还是我越来越不灵敏的反应对他偶尔生效的情况,都让我对安室透感到恐惧。

    那晚的阴影,与如果他是组织的人,被发现后的我将会连累多少人的恐惧。

    在经历一场误会引起的杀人案件以后,我与工藤他们一同登上了那辆特快列车。

    而安室透,也在那辆列车当中。

    他果然是组织派来的波本,被工藤与FBI计划所蒙蔽的我在惊惧之下从冲矢昴眼前逃走,却突然被工藤拉进某个包厢之中。

    通过耳机与扮演成我原身模样的怪盗基德合作,在爆炸之下制造了我死去的画面,宫野志保在组织眼中已经是亡命之人。

    但我不能放松警惕,安室透没有离开,依旧在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的咖啡馆里当着服务员。

    为了博士与那些孩子们,我必须非常谨慎。

    依旧是没有找到茶色头发少女的一天,我被上面的那位大人派去寻找名叫宫野志保的组织叛逃者。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知道她与赤井秀一关系非同寻常,与琴酒也有或深或浅的关系,我一定会把她认成当初的那个女孩子。

    琴酒对她的执着,已经到了仅凭头发丝和呼吸声就能认出她的地步。

    虽然伏特加说两人并没有什么亲密关系,但组织里的风言风语还是让波本逐渐打消了那个念头。

    只是逐渐罢了。

    还在犹豫的时候,杀掉她的命令传递了下来。

    在组织卧底了这么久,违抗命令便是失去信任,我再清楚不过了。

    因此,怀着侥幸心理,我把曾经“初恋”的女儿——宫野志保,亲手送进了地狱。

    “啊,波本,你上次住的那间屋子,是以前宫野明美曾经住过的地方,你来找我打听这件事,是发现什么了吗?”

    “……不,只是好奇而已。”

    摆摆手送走了同样住在那栋公寓的某位组织成员。

    前不久开着玩笑询问他的事,让我一直犹豫不决的事,在杀死宫野小姐的几天以后,得到了令我失望的答案。

    所以,那位茶色头发的少女,果然是宫野明美的妹妹,宫野志保吗?

    将她的贞洁以强迫的方式夺走,又在列车上取走了她的性命……

    说什么下地狱,该下地狱的应该是我,志保死后所去的,一定是天堂。

    为了缅怀与赎罪,我寻找到几张有关于她的照片,用相框框起来后摆在我眼前,穿着白大褂的证件照,和小时候顶着娃娃头可爱的模样。

    不过,她小时候的照片,总让我觉得有些熟悉,就好像在记忆中的某一块,曾经看见过她。

    是在哪里呢?

    在每次安室透与我一同出现的地方,我总是不着痕迹地躲避着他,害怕头发有些明显,所以常常戴着帽子。

    他在之前也并未注意到我,但最近所遇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