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安室透,有些奇怪。

    “那个小妹妹为什么总是背对着我呢?”

    安室透在将茶点摆到桌上时,看到那个名叫灰原哀的少女又一次假装自然地将压了压帽檐,把身子偏到另一侧,就好像在故意躲着自己似地。

    “啊,灰原一向有些怕生,她一直是这个样子,别管她啦。”

    江户川柯南往她身边挤了挤,然后朝前坐了一些用身子挡住她,摸着脑袋对安室透打哈哈。

    将眼神停留在她身上好几秒,安室透才笑着回答原来如此,然后走回吧台。

    “今天的灰原小朋友也在怕生吗?”

    安室透开着车在大街上兜风,停下来等红绿灯时刚好遇到博士的金龟车,便把窗户摇下来往里看。

    原本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灰原哀将窗户往上摇了些,以此遮住自己的脸,并未理会他。

    是一个挺难搞的小孩子呢。

    安室透只好苦笑着摇摇头把窗户摇起来,对博士他们说了一句下次见,然后在绿灯亮起的时候驾车离去。

    “灰原,安室透最近似乎常常会出现在你和博士身边,还总是盯着你,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如既往把后座留给步美他们,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系着同一根安全带,在博士启动车子的时候询问她。

    “谁知道呢,也许他是个恋童癖也不一定。”

    灰原将手肘支在车门的扶手上,扭头看向窗外,面色平淡地说着话。

    “喂喂。”

    豆豆眼的江户川柯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她这句回复。

    不过,看上去淡定自若的小哀,心事却复杂重重。

    难道,假死的事情已经被他们发现了吗?

    (透哀)偷吃到的宫野小姐(5)

    “你非常害怕我吗?”

    灰原哀一睁开眼,就看见安室透放大的笑脸摆在自己面前。

    神色惊恐起来,几乎是反射性地往后逃,揪住不知道是谁的衣角,把自己藏在他身后。

    “吓唬小孩子可不是一个成熟的大人该干的事吧?”

    冲矢昴冷静中带着些严肃的声音,虽然说出口的词有点像开玩笑,可看他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非常认真。

    灰原抬起头来,发现自己抱住的人是不知道何时来到博士家的冲矢昴,于是立马收回拉住他的手,却不敢往安室透那看,低下头藏住自己的脸。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吓唬她的,只是想和哀酱好好聊会儿天,毕竟她总是躲着我嘛~”

    安室透直起身子挠挠后脑勺,笑容有些狡黠,眼神却一直看着躲在冲矢昴身后的灰原哀。

    “小哀为什么会躲着你,你应该反省反省自己是不是做过什么让她厌恶的事吧?”

    转过身非常自然地牵起灰原的手,在没有感受到她的反抗以后便带着她往房间走去,目的是远离吓到小哀的安室透。

    “先不要走嘛,我来博士家的目的就是想找到哀酱害怕我的原因,因为我怎么想也想不出来。”

    跟上两人的步伐,在他们还没进房间把自己锁在房门外之前说出自己来这的理由。

    可是他们并未理会安室透,径自朝小哀平时住的房间走去,非常默契地连个头也没回。

    “等下啊小哀,不如趁这个机会我们谈清楚怎么样?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一定立马向你道歉……”

    眼前的两人非但没停下来,反而越走越快。

    “我说,等等啊。”

    灰原哀的手被安室透抓住,接着整个人都被扯进他的怀中,冲矢昴依旧拉着小哀的另一只手不放,转过头看向脸色沉下来的安室透。

    他扶了扶眼镜镜框,一直眯着的眼睛望向安室透,温润儒雅的模样也严肃起来:

    “既然拒绝了,安室先生就不应该胡搅蛮缠吧?”

    “啪!”

    张张嘴要说些什么的安室透突然被怀中少女打了一巴掌,他愣了几秒低头看向灰原哀。

    只见她低着头用力砸了几下安室透牢牢锁住她的臂膀,然后装作小女孩似地带着哭腔低喊:

    “放开我啦!安室哥哥是大坏蛋!大色狼!”

    色狼?

    在思考自己做了什么事的时候,安室透紧抱着灰原哀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从那传来有些柔软的触感,他才意识到自己手臂所围住的地方刚好是少女的胸部。

    连忙松开来,把她放到地下稳稳地站好,安室透蹲下身对她摆摆手:

    “对不起啊哀酱,安室哥哥不是故意的,不如你再打我一巴掌怎么样?”

    他的脸上有些异样的酡红,但因为皮肤黝黑所以并没有那么明显,一向高冷对他的少女突然这般柔弱又娇气,让他一开始产生的怀疑减弱了几分,逐渐以为灰原是真的单纯害怕他这种模样而已。

    “小哀不想理会你就是讨厌你的意思,安室先生已经29岁了吧,连小女孩不喜欢你也要计较吗?”

    一直以来都不怎么接近他的小哀在安室透出现以后突然依赖起了他,这让冲矢昴有些开心。

    但他对小哀被安室透吃了豆腐这件事耿耿于怀,将擦着眼泪的她抱在怀里以后,沉着声音质问不停向少女道歉的安室透。

    “这个啊……只是哀酱很像我认识的一位故人,所以才对她多加关注了些。”

    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想递给小哀擦擦眼泪,却被她一掌把手拍走,安室透捡起掉落在地的手帕拍了拍上面沾到的灰尘,有些无奈地回答。

    “故人?”

    刻意挡住他朝灰原看过来的视线,冲矢昴对他口中的故人产生了兴趣。

    “对,一位和小哀很像的故人,只不过,她已经去世了。”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有些复杂,连神色都落寞了起来。

    ……

    “这么说,安室先生一定很想念这位故人吧?”

    盯着他的表情看了良久,沉默过后的冲矢昴再次发出疑问,有些八卦的疑问。

    “是啊,非常想念,如果知道她还活在这个世上的话,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不会放过她……这听起来并不像爱的宣言,冲矢昴点了点头,没有说些什么,转过身继续朝小哀的房间走去。

    而听到安室透讲述的灰原,表面上仍在擦着眼泪,心湖却荡起了层层涟漪。

    已经快要被发现了吧?

    即便就在地狱边境,我也必须比任何人都要淡定。

    不能连累他们。

    (透哀)偷吃到的宫野小姐(6)

    “江户川小侦探,可以告诉我有关于灰原哀小朋友的事吗?”

    知道直接从灰原那下手只会无功而返,安室透打算另辟蹊径,从江户川柯南这里寻找情报。

    “啊?我也不太清楚呢,灰原她只是个比较内向的女孩子而已,没什么好了解的啦。”

    喝了一口橙汁,他坐在吧台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