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了偷听毛利叔叔与新委托人的对话,却被突然靠过来的安室透询问有关灰原的事。

    “小侦探放心啦,我不会对她做些什么的,和我说说看她身上的秘密吧……会不会和你一样呢?”

    早就在不久之前和柯南共同破了一笔大案,安室透身为公安警察的身份也被江户川知道的一清二楚。

    虽然仍不能确定这位少年侦探江户川柯南的真实身份与其背后所隐藏的秘密,但从一些蛛丝马迹当中,他也逐渐整理出了一些头绪。

    在了解到这次的委托似乎只是普通的调查出轨事件以后,江户川柯南便把一直放在大叔身上的注意力转到旁边的安室透身上。

    他听见安室透所说的秘密以后,嘴角上扬起来,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径自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柯南对他说了一句抱歉以后便往门外走去,安室透也站了起来跟在江户川身后。

    “好了,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可以和我说说看吗?”

    两人走到一条巷子深处,一直把手插在裤兜里的江户川将其抽出来扶了扶眼镜,低头说道:

    “安室先生,你应该先对我说明一下你如此在意灰原的原因吧?”

    安室透笑了笑,他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钱包来,然后蹲下身给江户川查看里面放置的一张照片。

    “她叫宫野志保,这是她小时候的照片,你不觉得和哀酱很像吗?”

    上次在博士家终于看清楚了她的相貌,这张照片可是连琴酒都没见过的珍品,他费了好大劲才从她的远方亲戚手中拿到这张年代久远的相片。

    “世界上长得像的人到处都是,就比如服部哥哥和工藤哥哥,他们的五官的确有些相似不是嘛?”

    即便知道安室透是公安警察,也不能代表他和自己处在同样的境地,又或者说他会帮助自己。

    虽然目标相同,但也许会和CIA与FBI一样,不惜牺牲队友或者出卖得知的对方情报以获取组织的信任也不一定。

    “的确是这样没错,但是哀酱给我的感觉和志保很像呢……哦对了,你上次问的那个问题我藏了另一个答案,我的爱人,就是这位宫野小姐哦~”

    安室透对柯南眨了眨眼睛,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宝贝似地把钱包合上放进口袋之中。

    站起身子,他把手插在裤兜里大步往巷子口走去,只不过走了几步又回头看向江户川,笑容满面:

    “说起相似,我认为工藤新一和柯南小朋友你,才是真的相像呢~……简直,就像是同一个人。”

    说完,他继续向前走去,留下站在原地沉默下来的柯南。

    江户川的眼镜镜片在阴影处反着光,他抬起头看向安室,眼神有些复杂。

    开什么玩笑……打算把灰原置于死地的不就是你吗?又或者说这只是为了让组织信任的迫不得已?

    回想起灰原对安室透害怕与闪躲的态度,虽然她对琴酒他们也是这样,也从未和自己提过在组织里的事,同时并不知道波本是谁。

    但他能拿到灰原连琴酒都没看过的童年照片,的确可以证明两人的关系也许非同寻常。

    那话中藏话的不明确态度……当自己是工藤新一的事被他知道以后,灰原的真实身份也将昭然若揭。

    不管怎样,还是去问问她吧,问问灰原,爱人的存在是真是假。

    (透哀)偷吃到的宫野小姐(7)

    “蛤?爱人?别开玩笑了!那个变态色情狂恋童癖才不是我的爱人!”

    听完江户川对她叙述昨天中午和安室透的对话,灰原不知道为什么反常地激动起来,站起身子以后用拳头砸向桌面,大声咒骂着安室透,所用的词汇也非常奇怪。

    “色情狂……你这么一说就更像了吧……”

    被她吓了一跳,江户川差点从椅子上摔倒,他连忙把自己的身子与装着芬达的玻璃杯扶稳,然后把快要从鼻梁上掉落的眼镜摆正。

    对听到声音朝他们望来的博士嬉笑着摆摆手表示没事,他转过身来抽搐嘴角说出这句话。

    基本上已经从他们的对话中确认了安室透的身份,一想到那晚的事就忍不住想要杀人,灰原的脸色非常难看,眼神里也充满了杀气,让就坐在她身旁的江户川觉得背后飘来缕缕寒意。

    “工藤。”

    声线毫无波动,甚至冰冷起来的话语。

    “是!”

    江户川立马坐正身子回应。

    “以后别在我面前提到安室透这个人,连名字也不行,否则下次你和我要解药时,我一定在里面加进其他东西……可以做到吧?”

    小哀的眼睛已经隐藏在刘海形成的阴影当中,她双拳紧握,仔细看还能发现那在微微颤抖,似乎是在强忍着怒气。

    “OK!”

    被她的气场吓到,江户川毫不犹豫地同意下来,手也伸出比了个ok的手势,他可不想再尝试一遍类似于内裤被洒辣椒面然后被她和步美围观屁股的事件。

    看着灰原走向地下室的背影,虽然很想八卦她和安室先生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江户川暂时没有这个胆量。

    他只敢在心里吐槽为什么安室透会喜欢灰原那样的毒舌哈欠女……虽然单看她的脸的确非常可爱。

    不过看灰原对他的态度……自求多福吧!安室先生!

    他拍拍袖子,把什么东西拍进了脚下的垃圾桶里。

    与此同时,在某间公寓中——

    只穿着背心短裤的安室透把监听耳机摘下,之前趁着与江户川小侦探接触的时候偷偷在他身上黏了个窃听装置,虽然这个举动有些鲁莽,也有可能很快就会被发现的危险。

    但为了确认真相,他还是选择了这样的做法。

    毕竟他与宫野志保之间的事,可不能再耗下去了。

    组织已经逐渐逼近,那个人的身份也即将浮出水面,如果等到和组织决一死战以后再来和她谈这些事,生死未卜的有可能是她或者我……

    那样就根本来不及了,也许他的余生都会在后悔之中度过。

    听完江户川柯南与灰原哀的全部对话,安室透已经对事情的现状有了7、8分了解。

    不过还不清楚为什么志保会突然变成这副模样,还有工藤新一。

    也许他们都是因为同一个原因也不一定。

    安室透苦笑着摇摇头,即便隔着耳机都能听出小哀对他的厌恶,没办法,自己做的事也的确罪大恶极,她如果想要杀了自己也是理所当然。

    更别说只看自己了解到的有关于她的个性,如果气极了会给自己下毒也不一定。

    前方道阻且长啊……

    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我找到你了,茶色头发的女孩。

    他不清楚这是出于责任感还是别什么的情绪。

    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