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有这样一句话吗?

    对所有事情的兴趣,都是从一瞬的好奇心开始的。

    他对现在的灰原哀,以及过去甚至是未来的宫野志保,可都充满了无尽的探究与期待。

    (透哀)偷吃到的宫野小姐(8)

    “哀酱,这是我给你买的连衣裙哦~作为上次吓到你的赔礼。”

    明明上次的态度已经很明显能够看出灰原不愿和安室透待在一块,他还非常自来熟地把手中的袋子拿到她眼前,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深呼吸几口气,因惊吓而突然收缩的瞳孔缓缓恢复,小哀把手中的杂志放下,迅速跑进房间里将门关上,任安室透敲了一两分钟的门。

    坚持的时间并不算长,因为面对女孩子不能如此死乞白赖,在他认真诚恳地对着房间里道歉,门却依旧没开以后,安室透无奈地笑笑,说了一句那下次见便离开了博士家。

    “哀酱,上次送你裙子你不喜欢,所以这次我换成了现在人气超高的玩偶娃娃,看,很可爱吧?”

    又一次被小哀拒之门外,即便博士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也不免会思考安室是不是真的做了让小哀厌恶的事。

    因此,他能到博士家来与灰原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今天也是好不容易才在她放学的路上恰好碰见。

    而恰好他又随身带着给小哀的礼物,半蹲下身子正打算展示给她看,却瞧见她侧过身子不去看他,然后语气冷淡地说道:

    “抱歉,我不喜欢玩偶。”

    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安室透把礼物放回礼袋中,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传单,是附近新开的一家餐厅,鳗鱼饭和牛排似乎广受好评。

    “我们一起去这里吃晚饭吧,还有少年侦探团的各位,博士今晚有事,他让我转告你们,不能给大家玩新的电子游戏了哦。”

    “哇!这家的鳗鱼饭超好吃!我们一起去吧灰原!”

    小岛元太从安室透手中拿过那张传单,虽然在听说不能玩电子游戏时有些失落,但一看见餐厅的名称便迫不及待地准备吃饭。

    “小哀,去尝尝看怎么样?元太已经跃跃欲试了呢~”

    步美也听说过这家餐厅,很想去试试但是妈妈一直没有时间,看样子今天是个好机会!

    “这家啊,人气的确很高,小五郎叔叔因为委托人的原因被请去这家餐厅吃饭,回来就对它赞不绝口,不如我们一起去……”

    凑过来看了看传单的江户川柯南想起小五郎叔叔吃完饭回来那副烂醉的模样,正打算让灰原同意一起去,余光瞟见她不善的表情和锋利的眼神时连忙止住话端,脸上似乎有冷汗滑落。

    “啊哈哈,什么时候去吃都挺好的,既然博士有事那么我们还是回…”

    “去吃吧。”

    还没把救场的话说出口,小哀就做好了去吃饭的决定。

    虽然她对安室透靠小孩子的这招鄙夷不已,但看看步美的表情,既然大家都在,那也没什么好怕的。

    双手拉着书包肩带,她说了这么一句就绕过安室透往刚才看见的餐厅地址走去,神情冷淡。

    少年侦探团的其他成员开心地跟上灰原,安室透微笑着站起身,将手插在裤兜里走在他们身后。

    提着这袋礼物不太方便,虽然开了车,也不打算让他们一起坐。

    毕竟,他还想看更多小哀和其他几个孩子相处的画面。

    果然会因为他们而妥协呐,我猜对了,志保。

    “哀酱,听博士说你很喜欢芙莎绘的包包,所以这次出新品时我特意去给你排队买了一个,我放在桌子上了哦。”

    安室透最近出现在灰原面前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每次都能带着些礼物,除了被博士、少年侦探团所接受的部分,其他都被小哀给拒绝收下。

    于是,他不再询问喜不喜欢之类的问题,略显强势地把礼物放在桌上,然后又开始滔滔不绝地对灰原说今天在咖啡馆遇到的各种客人,以及作为侦探时调查的有趣案件。

    在知道安室透没有恶意的情况下,即便灰原还是非常厌恶当初他对自己做的事,但随着他一次次被拒绝仍不放弃,行为分寸也较得体,她便逐渐放下了对安室的成见。

    不过小哀依旧对他爱答不理,她并不知道他出于什么目的这样锲而不舍,也不想去追究这种无意义的事。

    就当被猪拱了一下而已,她不会再去在意这种无用的东西,还不如制作解药来的有趣。

    因此,博士家常常会出现这样一副光景——

    帅气阳光的安室透坐在面无表情的灰原小朋友旁边,一边看她在电脑上敲敲打打,一边饶有兴致地滔滔不绝。

    虽然几乎得不到任何回应,也依旧兴高采烈,仿佛这样就可以满足一般。

    偶尔说到什么极其有趣的事情时,少女脸上隐隐浮现的笑意更是让他嘴角咧开到不行。

    啊,认真做事的女孩子,果然最可爱了。

    与此同时,少年侦探团的各位:

    “呐呐,你们说安室哥哥是不是喜欢小哀呀?”

    “不会吧!这是恋童癖吧!”

    “在我看来,安室先生喜欢灰原的几率有百分之八十。”

    “喂喂,你们讨论这种事被灰原听到她会不高兴的吧。”

    “可是小哀好像并不喜欢安室哥哥诶。”

    “我也觉得,灰原对安室哥哥比对隔壁的冲矢昴哥哥还冷淡。”

    根本没听我说话嘛,这几个家伙……

    不过,安室先生的进展看上去还算顺利,希望他能抱得美人归……吧。

    江户川侦探双手交叉捧着后脑勺,一副无语的表情,他瞟向似乎有融化迹象的冰山美人,嘴角微勾。

    灰原,要幸福啊。

    (透哀)偷吃到的宫野小姐(9)

    “你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吗?”

    安室透正戴着一只蓝牙耳机和话筒对面的人通着话。

    他坐在不知道是谁的床前,眼神复杂又温柔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女。

    “嗯,刚才给哀酱吃了药,她已经睡着了。”

    提到灰原时,他脸上的表情明显又柔和了一些,手掌心揉揉少女的脑袋,站起身来,神色坚定。

    挂断电话,他看了看手表,距离和组织正面对决的时间还有大概一个小时,确认了小哀的安全以后,他也得尽快赶到那边与柯南,不,工藤他们汇合。

    安室透抬起头看着少女,眼神瞟向她身旁的一个玩偶,想起什么似地微笑。

    真是不坦诚的女孩,不是说不喜欢玩偶吗?

    嗯,也算她的一个可爱之处呢,言行不一的傲娇哀酱。

    “如果我能平安回来……追到天涯海角都不会放过你,做好觉悟吧。”

    又走到她身旁,安室透轻轻在小哀脸上印下一个吻,留下一句诀别似的话,然后转身走到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