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前,扭开门把手准备离去。

    “啊啦,日本的公安警察原来会在偷亲可爱的女孩子以后立马逃跑吗?”

    刚才还在熟睡中的灰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她扶着床垫坐了起来,嘴上是在说着玩笑般的语言,眼神却有些凌厉。

    “哀酱…?”

    安室透有些讶异,自己可是亲眼看着她服下那颗药,睡下去以后才把她抱到自己的房间来。

    博士家太过危险,这间公寓是公安警察那边为自己安置的房子,有警察保护着,也不被黑衣组织所知。

    虽然知道她是药理方面的博士,但那颗药并不是如此容易对付的东西……还是说她趁什么时候偷偷把药吐了出来?

    “你们要去那里……对吧?为什么要瞒着我?”

    又想像当初一样丢下我自己去面对吗?我怎么可能会心安理得躺在床上等待谁有可能死在他们手里的消息。

    也许是她太过悲观,但面对那样一个庞大的组织,想要连根拔起还不受一点损伤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也许大家都会因此丧命……她已经逃了那么久,在终于可以正面面对组织的时候,是不会继续苟且偷生下去的。

    最近的安室透来的频率比以前要低上许多,她一开始并不在意这些,只想着自己终于可以清净了些。

    但他每次来的时候,身上略显奇怪的痕迹和脸上异样的表情,还有常常和工藤在一起说悄悄话,当自己问起时那个大侦探又每次都转移话题。

    种种迹象,都不得不让她联想到某件既期待又害怕的事。

    在博士说自己买了一家最近人气很高的保健品牌所出的维生素C,然后从药瓶里倒出一颗,又拿了一杯纯牛奶让自己尝尝看的时候她就有所察觉。

    真是,连8岁小孩都知道牛奶不能和维生素C一起服用,博士竟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原本是想装睡听听看他们的作战计划,却被安室透抱到好像是他所住的公寓,还被他偷亲了一口。

    那种好像是临死前的告白,还有让她做好觉悟的话,让灰原哀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我可不是那种需要人保护的女孩,安心地一觉睡到天亮然后等着给谁收尸的感觉,会让自己一辈子活在愧疚之中。

    “小哀,你希望我们都能平安回来对吗?”

    安室透松开门把手,走到灰原面前,然后坐到她旁边,忽然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嗯。”

    小哀没有半点犹豫的回答让他微怔几秒,换作是以前,她一定会说:

    “不,你最好快点去死,变态。”

    嘴角微微扬起,温柔的笑容满溢在安室透的俊脸之上,他把手掌伸到灰原身后的枕头上,俯身将她压了下去。

    (透哀)偷吃到的宫野小姐(10)

    “喂,你干嘛?”

    安室透的脸不断在眼前放大,被吓到的小哀因为他的动作而下意识躺倒在床上。

    连忙挥手想给这个不务正业的公安警察一巴掌,却被他擒住手腕:

    “哀酱……”

    他嗓音压抑地唤了一声灰原的名字,把她的手掌摁到床上,安室透与灰原哀之间的距离只不过几毫米。

    “降谷零!”

    在几个月前的一次事件后,他们坦白了彼此的身份,安室透开门见山地把自己对她做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略带轻松的口吻让原本想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灰原生气极了,当场就用她不得不服下临时解药以后恢复的身体暴揍了他一顿。

    安室透没有还手,直直地站着被她用高跟鞋踹了好几脚,除了在差点被踢到命根子的时候握住灰原的脚踝以外,他是任打任骂。

    不过在那以后,他并没有放弃对灰原示好,就连养伤期间也在不停‘骚扰’着小哀,当牛做马任劳任怨,直到她对自己稍微消了些气。

    于是现在的这种状况,让灰原脸上浮起不太明显的红晕,因为手被制住只能不安又生气地叫着安室透的原名。

    “嗯,志保,我在听。”

    他的嘴唇贴在灰原的锁骨那里轻吻几秒,缓缓往上滑,只是让唇瓣与她的肌肤互相摩挲着,路过之处皆浮起一层淡淡的鸡皮疙瘩。

    “变态…你放开我!”

    灰原变得有些不淡定,酥麻的感觉令她仰起下巴躲避他的亲吻,被安室透摁住的手腕也开始挣扎,小腿试着乱蹬,可惜早就被他压住不能动弹。

    “既然是变态,就不会放开你哦~”

    他抬起头对小哀眨眨眼,小女孩的力气可比她上次踢自己的时候要小多了,要想制住根本轻松至极。

    虽然灰原将脸偏到一旁不让安室透的嘴唇朝自己凑过来,但也还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被他捕捉到唇瓣,舌头也随之伸了进去,轻而易举找到往里藏的香舌裹住吸吮。

    他的气息来势汹汹,混合着身上淡淡的肥皂味,有些出奇地醉人。

    舌与舌之间相互厮磨似乎产生了极大快意,小哀的身子逐渐软了下来,因为舌尖被安室透揪到了自己口中,所以没办法依靠咬舌头让他吃痛离开。

    但她的拳头依旧捏得非常紧,如果被松开,下一秒一定会狠狠地捶打在他的头上。

    这场缠绵的吻持续了几分钟才停下,小哀的脸已经变得潮红,被松开唇瓣后只能躺在床上气喘吁吁地吸着新鲜空气,眼睛半闭。

    安室透看见她这模样,轻笑着,连双眸也微眯了起来。

    再度俯下身,他在灰原脖子上印下一个吻痕,十分满足地收到小女孩软糯的呻吟。

    “起来啊……混蛋……”

    她似乎没有了力气,但嘴上不饶人的功夫还是没有减弱半分。

    “嘘,放松,我不会对你做些什么的……这是离别前的赠礼,马上,我就带你过去,好吗?”

    就像是诱哄一样的语气,让灰原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你现在的行为并不像不会做些什么。”

    她看着安室透的眼睛里有刚才泛起的润泽水光,被坏人欺负了似的表情,让他的笑容更为灿烂。

    “放心吧哀酱,照你现在小孩子的模样,我又能做些什么呢?让我再抱一下,一下就好。”

    说着,他再度俯下身,试着松开灰原的手腕,将她的细腰抱了起来,然后把头轻轻靠在颈窝那闭上眼睛。

    安室透现在的样子仿佛受到了伤害在母亲怀抱里寻求安慰的孩子,看着他有些脆弱无助的神情,小哀竟没办法把他推开,于是把手臂垮在两边,任他抱着自己。

    抱着抱着,他轻嗅了几下,将灰原身上的气味都捕捉进鼻腔之中,这个动作无比自然,却让她一下子紧张起来,细腰也挺起,似乎非常不能接受。

    “不可以闻…!松开!”

    连忙把安室透从自己身上推开,他这种小狗一样的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