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门轻轻掩上,走到主治医师的办公室里问出这句话。

    每次遇到什么瓶颈期的时候,志保都会像现在一样睡在昏迷的降谷零身旁,似乎是在依靠这种方式汲取动力与温暖。

    一开始工藤担心宫野会打扰到降谷先生恢复,又不希望她的睡眠质量会因此下降,所以并没有同意她待在病房里的提议。

    可是当他看到蜷缩起身子,紧紧依偎住降谷先生睡得香甜的志保时,又不忍吵醒到难得松懈下来的她。

    约定俗成的惯例,是他每周陪志保来一趟医院,这种仿佛充电一样的做法让工藤有些无奈,却十分理解。

    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沦陷进去的志保,又再一次被降谷先生从死亡边缘线上拉了回来,以那样惨烈的方式。

    换作是自己,也会期待着醒来就能看见她对自己微笑的脸吧。

    “中川医生,十五号病床的铃响了!”

    一个护士急急忙忙地冲进办公室里通知一声,然后叫着其他护士拿好必需品往病房跑去,降谷先生的主治医师看起来也很激动,连忙穿上白大褂跟在他们身后。

    工藤也不例外,他期待着这次能得到好消息。

    ——

    “志保……”

    是那个公安警察的声音,迷迷糊糊从耳边传来,把睡梦中的宫野志保唤醒。

    她睁开眼睛,眼前是降谷零放大的脸庞,他微睁着眼低唤宫野志保的名字,然后又紧闭起眼睛。

    “降谷零…你醒了吗?”

    迅速从床上爬起,宫野志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按下床头的呼叫铃,然后急急忙忙穿上鞋子,走到另一边等待医生们的到来。

    没过一两分钟,病房就涌进一堆护士,主治医师给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医院里的降谷零做了全身检查,确认一切指标都符合正常情况以后才带着护士们走出去,让他继续躺着休息一会。

    “醒过来就代表渡过了危险,留院观察半个月左右,如果没出现什么问题,他就可以出院了。”

    “好的,谢谢医生。”

    向中川医生鞠了一躬,宫野志保欣喜的心情褪去以后,反倒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病房里的那个家伙,靠着墙壁不发一言。

    “好啦好啦,快进去看看吧,我在门口等你们。”

    工藤新一很清楚一向傲娇的志保现在是什么心情,摁着肩膀将她推进病房,说完这句话以后立马将门关上,掏出手机向大家通知这个消息。

    “志保,你还好吗?”

    氧气罩已经摘了下来,降谷零捧着杯子喝了一口温白开水,瞧见宫野志保的身影以后便轻声问候一句,放下杯子朝她微笑。

    “嗯,我没有大碍。”

    强装镇定走到他床边,志保点头确认自己无事以后,两人竟同时沉默起来。

    “我一睁开眼就看到你躺在我身边,当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拍拍身旁的位置,示意志保坐过来,降谷零软下眼神,在沉默几秒后对她说出这句话。

    “……”

    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睡在他旁边的宫野难得地无言下来,耳根子似乎有些红润。

    “你知道当时的我在想什么吗?”

    并没有因为没听到她的回答而生气,降谷零只是又笑了起来,盯着她提出疑问。

    宫野志保也回望过去,要说猜测降谷零在想些什么,这对她来说大概是道难题,所以很诚实的摇了摇头,她并不知道答案。

    “我在想,也许是时候吻醒我的睡美人了……可惜那个时候没有力气。”

    说完这句话,他便轻笑着勾住志保的腰,将她抱在自己怀中,然后低头吻上那想念许久的茶色短发。

    “睡了三个月,你一点变化也没有呢,公安警察。”

    志保闷在他怀中,清冷的声线和以往一样,降谷零却不知道为什么听出来几分撒娇的意味。

    于是他松开怀中的志保,换成自己靠在她肩上:

    “再过几十年也还是这样哦~”

    脸颊被一双有些冰凉的小手碰触,然后下巴被微微抬起一些,那个一向会在这种时候无视自己的志保,表情意外地温柔,她缓缓低下头。

    唇瓣相撞,只不过几秒的时间又分离开来,却让降谷零瞪大了双眼,愣在原地十几秒才反应过来:

    “志保……你…你偷吃我豆腐!”

    “啊啦,工口至极的公安警察还会在意这些吗?”

    不着痕迹翻了个白眼,志保转了个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时尚杂志阅读,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舔舔唇瓣,降谷零回味了一下志保主动亲吻自己的甜味,然后抱住背对着他的宫野,迅速在她脸颊上印下一个吻,嗓音喑哑:

    “我也偷吃到你了哦~我的宫野小姐……”

    ——

    END

    后天更肉番,本短篇开篇肉与结尾肉,承上启下哈哈哈。

    (透哀)偷吃到的宫野小姐(14)

    “志保,你怎么了?全身都在冒冷汗……生病了吗?”

    降谷零温柔的声音在宫野志保耳边响起,将被梦魇困住的她拉回现实之中。

    缓缓睁开双眸,他担忧的面庞出现在志保眼前,几乎是下意识地揪住他的衣领,她把脑袋埋进降谷零的怀中,一句话也没说。

    “……又做噩梦了吗?”

    最近的志保睡觉非常不安稳,他总是能够在半夜里察觉到怀中挤进来的温暖娇躯,虽然不会说什么梦话,但只看她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回抱住难得黏人起来的志保,降谷零轻轻在她额头上印下一个吻,然后从床头柜上抽出几张纸巾来擦拭志保满是冷汗的脸蛋。

    “嗯……梦见不好的事情了。”

    她习惯将脆弱隐藏起来,就算经历了再糟糕的事,也从不对其他人说,只有降谷零知道志保柔软的一面。

    “抱歉,都怪我今天回来晚了。”

    就不应该答应那些家伙出去聚餐,让志保一个人待在家里。

    “明天还有工作吗?”

    不过志保只是摇了摇头示意没关系,然后询问降谷零周末是否要继续加班。

    “嗯……没有,今天已经把该做的事都做完了,就是为了空出休息日陪志保哦。”

    自从黑衣组织事件以后,他的职位又升了一级,但也变得更加忙碌,休息时间几乎为零,尤其是现在的志保也有工作,两人能待在一块的时间就越来越少。

    “那我们就这样待着吧……很安心。”

    知道不会打扰到他工作以后,志保就继续抱着降谷零,闻着他身上熟悉的肥皂味闭上眼睛,似乎是想就这样抱在一块睡觉。

    “志保这个样子真可爱。”

    降谷零忍不住又亲了几下紧抱住自己的志保,睁着眼睛看向吹拂进微风的窗外,要想让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