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子也紧贴在一块,温暖至极。

    “嗯啊……啊……”

    她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但脸颊上不同于潮红一样的颜色是最好的证明,志保不善言辞,也不会轻易对谁表白,她回抱住降谷零的动作,是两人的默契所在。

    “志保好可爱,好想欺负你……”

    感受到志保紧抱着自己,降谷零不需要她的任何回应,只是一个眼神或者动作就能猜出她想说些什么,低笑几声,他吻上志保的红唇。

    嘴上在搅弄香舌,身下在深插小穴,两处最能厮磨出爱意与快意的地方都被降谷零所霸占着,他也的确开始欺负志保,欲望抽插的速度明显比之前快了不少,两人的喘息声也明显激烈起来。

    “嗯啊啊……嗯啊……慢一点呀……啊……”

    小穴里的褶皱和棒身相互摩擦着,吞吐之间燃起无尽快意,加速了抽插以后,这种快感变得更为剧烈,让志保的小嘴都无法合拢,娇喘肆意从唇中倾出,不自觉收拢了抱着降谷零腰间的双臂。

    “不要。”

    志保的双腿软软地搭在他腰侧,时不时因为顶到深处而夹紧一些,细腰还偶尔微颤,昭示着她现在舒服极了,降谷零怎么可能会听她的话慢下来呢?

    他最喜欢看在自己身下高潮时的志保……

    她的小穴紧缩起来,温暖包裹着推开层叠穴肉的肉棒,快感从身下蔓延到大脑,这是志保快要高潮的前奏。

    “不要忍耐……叫出来……”

    用修长的手指将志保紧咬着的唇瓣分开,也许是因为上次他说过志保高潮时的叫声超级可爱,她才会在这个时候止住呻吟,但降谷零才不会让她继续忍耐下去。

    志保,我想要你毫无保留地把自己展露给我。

    “唔啊……太深了呀……那里……呀啊啊……”

    降谷零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志保的红唇,敏感的唇瓣上布满无数的神经末端,和下身传来的剧烈快感一同涌进大脑,没过多久志保就娇吟着喷出高潮时的爱液,一股股浇在炙热的欲望之上。

    “好热呢,志保的里面……我要继续喽……”

    只不过停下来半分钟,让她稍微从高潮的余韵里缓了一会,降谷零就轻笑着继续开始抽插,即便被志保的小手推搡着拒绝。

    “今晚就别想睡觉了,可爱的志保~”

    还没有射出来的降谷零不会那么轻易结束好不容易能和志保待在一起的愉♂悦♀时光,最起码,他得再来3次才行。

    换了个姿势,将志保软软的娇躯都掌握在自己手中,降谷零开始了又一发攻势。

    他的备忘录里记得清清楚楚,是时候要让志保备孕了……

    ——

    透哀篇——偷吃到的宫野小姐(完结撒花~)下一章是柯哀,更新日期的话……暂时定在4月13号的晚上21点钟,欢迎大家准时收看(阅读)~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1)

    大名鼎鼎的侦探工藤新一就在刚才完美解决掉一起连续杀人案,而为了配合他,灰原哀也吃下了解药,现在是宫野志保,化名广田雅志。

    那个被工藤新一指着说凶手就是你的家伙,在被高木警官押着从他旁边路过时,面带邪笑低声说了一句:

    “那个叫雅志的美人,再不去看她,她会死哦。”

    心中一震,工藤新一上前拉住他:

    “你什么意思?”

    “如果不和男人做爱,就会在二十四小时以内从身下流血过多致死……怎么止也止不住……多么美妙的神药啊,不如命名为雅志?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着离开房间,听到这话的只有高木警官和佐藤警官,佐藤红着脸表情严肃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拉拉怔在一边的工藤新一:

    “工藤……你去问问那位小姐的男朋友或者爱人叫什么名字,我和高木会尽快通知他过来!”

    工藤新一坐到沙发上扶着下巴,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广田雅志”的男朋友是谁,灰原和他一起待了那么长时间,从未见过她对谁动过心,别说男朋友了,连男性友人也只有那么几个。

    但是,有谁能够救她呢?

    不管那人说的是真是假,如果是真,他必须要找到能让灰原接受的男人和她做爱,如果是假……可谁又知道是不是假的。

    那人本来就是秘药的贩卖者,因为痛恨前女友那样朝三暮四的女人,所以总是对那些明明有了男朋友却还想着其他男人的女性下手。

    看着她们从身下流出足够染红整座泳池的血这事让他拥有无尽快意……该死!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对灰原下手的!

    都是因为我…可恶!

    “佐藤警官,你先回去吧,我明天再过去做笔录,找她男朋友的事就交给我,你放心。”

    他说完,把佐藤警官推出门外,然后心事重重地将大门锁上。

    站起身来往把证据交给他以后就一直待在房间里的灰原望去,她待的房间的门已经被关上,工藤新一走过去转了转门把。

    被锁上了。

    他紧皱着眉:

    “灰原,开门!”

    没有人应声。

    “灰原,我是工藤,快开门!你怎么了?”

    工藤新一一边朝里大喊,一边用力扭动门把。

    “我没事……让我休息一下……”

    明显极度虚弱的声音……她竟然说自己没事?

    “开门,让我进去,我看看你现在的情况。”

    她这家伙,打算自己在这房间里等死吗!

    “我真的没事……你去做笔录吧……我睡一觉就过去……”

    声音都颤抖成这个样子,你还说自己没事……灰原,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他怎么可能让已经恢复原身的她在这种情况下独自一个人呆在酒店。

    虽然给她戴上了假发,又化名为广田雅志,但被那些穿着黑衣的家伙发现的概率也非常大。

    别说是不可能放任她一个人去警局做笔录,就算是让她独自待在酒店也绝不会妥协!

    “我说开门!”

    工藤新一怒极,低吼着让房间里的那人把门打开。

    “快点滚啊!”

    即便快说不出话都要和工藤新一赛着吼,她真的迫切希望他赶快离开,不然也不会将门锁住。

    他安静下来,整个房间就那样静止了几分钟。

    待在小房间里的灰原哀以为他终于离开,蜷缩在床上把自己裹进被子里,但一会儿又把被子掀开。

    又冷又热,从小腹升起的异样感……

    从隔着房门听见那人所说的话来看,她深知自己今天也许是必死无疑。

    就算那个大侦探一头热想要献身救自己,她也绝不可能让他做出这种傻事。

    ……这样也好,可以不用整天活在组织可能会发现自己的担惊受怕之中……真没想到,我竟然会是这种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