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

    &&&&

    “如果志保不想生孩子,那我下次都会戴套,也可以去做结扎。”

    这话一出口,志保立马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没有下次!”

    她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突然没皮没脸起来的大侦探,握紧拳头以后又松开来:

    “你不用为难自己做不愿意的事情。”

    只以为她是在说结扎这件事的工藤笑了起来,他给志保掖了掖被角:

    “我是挺喜欢孩子的。”

    说完,没等宫野回话,他就接着说道:

    “志保,做我女朋友好吗?”

    “不要!”

    “不行!”

    两声拒绝同时响起,这让有些错愕的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一齐看向门口沉着脸的冲矢昴。

    他似乎有些急切,平时一直眯起的眼睛也睁开来,似乎偷听了很久。

    房间静默了几秒,冲矢昴才往病床前走了过来:

    “工藤,我不同意你和志保在一起。”

    (在柯哀篇里担当老父亲角色的赤井上线,哈哈哈!AND本文慢热,我是个佛系写手,所以我们慢慢来,也有可能会突然赶剧情?(?????ω?????)?)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9)

    “志保,你先休息,我有事要和他商量。”

    指指表情有些错愕的工藤新一,冲矢昴走过去给迷茫状态的宫野志保盖好被子,然后用眼神示意工藤跟上自己,他转身往门外走去。

    工藤的神情转为了凝重,赤井先生这么反对他和志保在一块,原因除了他所猜想的那个以外还能有什么?

    他紧皱着眉头,看了眼同样蹙起娥眉与他对视的志保,朝她安慰似地笑了笑,接着大步走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地来到了天台,冲矢昴拿出一支烟点燃,轻吸了一口,用那双冰凉的墨绿色瞳孔注视着面无表情的工藤新一:

    “你现在这样追求志保,那个叫毛利兰的女孩子怎么办?”

    “我已经和兰分手了。”

    他半点也没有犹豫,将目前的状况解释给眼前似乎认为他在脚踏两只船的昴先生。

    “哦?什么时候。”

    冲矢昴看上去并不惊讶,只是微微挑了挑眉询问工藤和毛利兰分手的时间。

    “一个星期前。”

    “是因为志保吗?”

    得到了答案,昴先生接连着立马问出下一个问题。

    而工藤新一也回答地很快:

    “不是。”

    “我和兰分手有很多原因,但志保一点也不知情,她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个消息。”

    “避孕药是怎么回事?”

    冲矢昴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越问下去,他的眼神就越发冰冷。

    工藤没有感到一丝胆怯,只是表情有些歉疚,他沉默了几秒回答道:

    “抱歉。”

    “你说志保今天才知道你和毛利兰分手,可依她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和一个有女朋友的人做爱……你强迫了她,是吗?”

    说完,冲矢放下手中的烟,低头将它摁灭在旁边的垃圾桶上。

    “……”

    这是事实,工藤不想狡辩什么,即便是为了志保,也改变不了他的过分粗鲁。

    他的沉默只过去了几秒钟,确认答案的昴先生就朝他的脸挥出了拳头。

    骨头与骨头相撞的声音响起,工藤新一应声倒在了地上。

    “工藤新一,你在沉默些什么?”

    扯住即便被揍了一拳也不想反抗与还击的工藤的衣领,冲矢昴俯下身来沉声问道,他的双眸似乎已经凝结成了冰块,只一眼就能让人从心底升起寒意。

    工藤新一抬起手背擦掉从唇边流出的血痕,有些吃痛地抽搐了下眼角,然后仰起下巴与冲矢昴对视,眼神十分坚定:

    “对不起,如果昴先生认为揍我可以让你解气,那我不会还手,但关于志保,我也不会退让。”

    可冲矢昴并没有继续在工藤英俊的脸蛋上再多添几道伤痕,他收回手,松了松隐藏住颈圈式变声器的衣领,低声说道:

    “你是个很了不起的侦探……可志保也是个很了不起的科学家。”

    语毕,冲矢便扣上了最上方的一颗扣子,打开天台大门往宫野志保的病房走去。

    仍在地上坐着的工藤新一苦涩地笑了笑,却又牵动起红肿的脸颊,于是恢复了刚来天台时面无表情的模样,眼神显得有些落寞。

    赤井先生的话是一种警告,也是一个提醒。

    他虽然自诩天才,在同龄人中也十分受异性欢迎,可志保不是那种容易动心的女孩子,就算动了心,也不会轻易把自己的想法透露给别人。

    即便是个冰山美人,也有大把的家伙争先恐后想追求她,早在她每次和自己出去查案时他就发现了。

    他好像,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可幸好,他还有个最重要的筹码。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10)

    当他们回到病房的时候,志保已经睡着了,她的脸色还有些苍白,让工藤新一心疼地皱起眉轻抚几下她的脸颊,更加坚定了自己不会放弃她的想法。

    也许一开始工藤并没有感受到宫野对他的感情,但在妈妈的提示下,他隐约察觉了些什么,又无法戳破,因为那会让两人的关系变得尴尬。

    而志保之后也从没提到过这些事,似乎那种想法已经沉淀了下来,又或者她一直压抑在心间。

    他口中的筹码,也不过是过分自信的产物,以为……不,是希望,希望志保还在喜欢着他。

    看着时间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工藤便走出病房打算给志保准备晚餐,而冲矢昴则因为一通电话提前出了医院。

    听见关门的声音,宫野志保缓缓睁开了双眸,盯着紧闭的房门望了数十秒钟。

    她的表情淡漠,似乎什么也没有想,只是纯粹在发呆而已。

    但仔细瞧她的双眸,就能发现它正在闪动,轻微到,几乎看不出来。

    就那样过去了近半分钟,宫野才再度闭上眼睛,真正地睡了下去。

    ——

    第二天,恢复体力与精神的志保坐上了回博士家的车,工藤新一坐在副驾驶上,她坐在后排。

    这段路程有些寂静,除了窗外的嘈杂声以外,没有任何人说话。

    只有工藤在时不时通过旁边的后视镜确认志保是否不舒服。

    突然几声铃响打断了安静的扩散,工藤从外套兜里掏出手机来接听,没过多久脸色便凝重了一些。

    听见铃声便看向后视镜的志保也注意到了这个变化,待他挂断以后思考了几秒想问问发生了什么,工藤就抢先对她说道:

    “雅志,今晚有个晚宴,你能陪我一起去吗?……很重要。”

    两人通过一面镜子对视起来,眼神交汇在一块两三秒后,宫野就看向窗外,低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