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

    “嗯。”

    工藤却没有转回头,直勾勾地盯住志保的侧脸看,看到她忍不住蹙着娥眉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才缓缓正视前方,嘴角不知道为什么微微弯起来了一些。

    ——

    这个晚宴比普通的酒会隆重许多,每一位参加的人都身份不菲,穿的服装也极为正式。

    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亦然。

    提前一两个小时到纪梵希试了几套高级礼服,在志保换高跟鞋换到不耐烦的时候工藤才笑嘻嘻地决定买哪几套,让导购员帮他们包了起来。

    不过私心则让他放弃了会让志保露出胸前更多春色,被导购小姐强烈推荐与赞美的那套礼服。

    临走之前,工藤和宫野已经换好了待会儿去参加晚宴穿的礼服,手里提着几个袋子的他思考了几秒又假装忘记了什么东西转回店里。

    将卡递给导购小姐,工藤新一看了看不远处因为鞋跟过高而靠着墙等待的志保,悄悄对导购小姐说道:

    “麻烦你帮我把刚才我女朋友试的第三套礼服包起来,送到这个地址,谢谢。……哦对了,能帮我把这些一起送过去吗?”

    他指指手机上所写的米花町2丁目22番地,然后放下手里有些累赘的袋子询问店里是否有送货上门的服务。

    得到确切的回复以后便笑着对导购员道谢,转身往志保等待自己的地方走去。

    如果只是给他一个人看的话,那件礼服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来了来了!我赶上十二点了没有!)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11)

    到了宴会现场好一阵,志保才适应了脚下的高跟鞋,其实她以前穿高跟鞋的次数也不少,只是时间过去太久,都快要忘了踩着恨天高是什么滋味。

    于是她松开了之前为了不摔倒而一直拉着工藤新一的手,走到餐桌前拿起一份甜点品尝起来。

    这让扫视着宴会有什么可疑人物的工藤愣了一两秒才转过头去寻找志保的身影。

    虽然在目前看来她和自己的伪装十分成功,也不免会有被黑衣组织发现的嫌疑。

    他们来宴会的原因是一封犯罪预告信,同时也是为了寻找关于黑衣组织BOSS的线索。

    之前在车上接到的那通电话是赤井先生打来的,带上志保的主要原因也是只有她才能确认线索的真假,否则这么危险的事,他绝对不会让她参与。

    “雅志,你想喝什么吗?我帮你拿。”

    工藤走到正在解决甜品的志保身边,假装她是自己女友那般绅士亲昵,手臂轻轻勾住她的细腰。

    知道他们正在扮演小情侣的宫野并没有挣扎,她只是斜了眼趁这种时候偷吃自己豆腐的大侦探,指指放在角落里的小盒高级葡萄干:

    “我不喝,你把那个拿给我吧。”

    看见志保指着的东西,工藤新一的脸明显僵了一下——

    他超讨厌吃葡萄干!

    但为了讨美人欢心,又想想反正不是他自己吃,便强行扯开嘴角走过去拿起一小盒,用一种虽然我拿着它但它必须得离我非常远的姿势走到志保身边:

    “志保喜欢吃葡萄干吗?”

    就像丢什么烫手山芋一样把盒子快速递给了宫野志保,然后将眼神锁在她的脸上,不去看那种明明就长得很恶心的东西。

    “还行,不算讨厌……要尝尝吗?”

    志保轻描淡写地回答了工藤的问题,拿出一颗最大的葡萄干询问一直盯着她脸看的工藤新一。

    “不用不用,你吃吧,想吃什么我去帮你拿。”

    工藤连忙摆摆手拒绝了志保的‘好意’,腹诽着好久不见的腹黑志保又出现了,明明知道他不喜欢吃葡萄干。

    “是吗。”

    她的嘴角微勾,背过身去继续享用晚宴上的美食,工藤却因为听到什么声音而紧皱起眉头。

    那是七只乌鸦的按键音,正好从他们身旁经过。

    他转过身去看拿着手机正在发送什么的男人背影,伸手拉住志保的手腕:

    “雅志,我要去厕所,陪我一起去吧。”

    擦身而过的侍应生听见这话奇怪地望了他一眼,又想到这个晚宴来的都是大人物因此连忙转过头去。

    因为时机问题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的宫野也不明所以然地偏过头去看不知道在说什么傻话的工藤新一,却发现他盯着前方往厕所方向走去的一个男人看,于是放下手中的餐盘,回挽住他的手。

    两人假装自然地跟在那男人的身后,在厕所门口停下脚步。

    如果贸然进入,也许对方会因为起了疑心而将他们杀人灭口,但既然他很有可能和黑衣组织有关,就不能什么也不去做。

    “唔…”

    还在思考的工藤新一突然被宫野志保拉到身前,刚想说些什么便感受到唇上传来的冰凉触感,脸颊也被她轻捧住,两人在厕所门口旁若无人地亲吻起来。

    虽然不知道志保为什么这样,工藤还是很开心她的主动,稍微撬开她的唇齿,他探进舌尖,捕捉到志保藏在口中的香舌,轻尝了十几秒钟才拉住她的手腕:

    “雅志,晚上回去再说,现在……”

    “我想现在就要…可以吗?”

    宫野志保一反常态,抢先拦截住他的话端,另一只没被他拉住的手扯开工藤的领带,用牙齿在他的锁骨上轻咬了一口,又伸出舌尖舔了几下。

    立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工藤新一也眯起眼睛,轻抬她的下巴:

    “这么想要吗,嗯?外面的宴会怎么办?”

    “那个就不要管了……走嘛……”

    志保用纤细白皙的手指拉开了旁边的厕所门,扯着挂在工藤新一脖颈上松垮垮的领带将他拉进了男厕。

    看见他们两人进了厕所,刚才才从他们旁边经过的侍应生从墙后探出头来,确认他们只是急不可耐的小情侣后,掏出手机按了几个键,从面无表情切换成之前略显狗腿的模样。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12)

    进到厕所里的宫野志保一下子恢复了原来那副冷淡的模样,两人望了望厕所里唯一一张锁住的隔间,默契地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雅志,真的要在这里做吗,嗯?”

    工藤新一锁上门以后便转身指指马桶盖,边说边从外套内袋里抽出纸巾来擦拭上面的灰尘,示意宫野志保坐在上面,两人又开始假装上演‘厕所Play’。

    宫野白了他一眼,掐着嗓子轻声回答道:

    “快点嘛,人家等不急了……”

    “呵呵,雅志很心急呢。”

    工藤低笑几声,说完便开始解开皮带扣,没有刻意压低声响,也没有故意闹出动静来。

    原本以为他解完皮带扣就会将它小声扣回去,志保百无聊赖地坐在马桶上打了个哈欠,却被工藤给抱住换了个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