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

    &&&&别人的场景。

    没错,这是一场有关于上流人士们乱交的盛宴。

    说来是乱交,实际上也有许多规则,不像市井流派那样见到喜欢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而是需要双方的共同意愿。

    这跟一夜情十分相似,不管你来的时候有没有带女伴男伴,都可以依靠自己的意愿寻找猎物,房间里的灯光昏暗,今晚过去以后便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各自照常生活。

    虽然有提前做过心理准备,两个在三天前才初次有了性经验的少年少女还是忍不住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到。

    餐桌与酒杯背后是呻吟和喘息,有喜欢在大众面前做的,也有喜欢在小房间里偷情的,整个宴会厅面积巨大,同时容纳下了许多小房间与各种各样的情趣摆设和设施。

    工藤缓了缓心神拉住在车上换了一件旗袍的宫野志保,扯了下脖颈前同样因为在厕所发生的事而不得不换一件的西装领结,然后又觉得过于燥热,便直接将领结装进了口袋里。

    他的神情有些严肃,望着平时自诩高端人士的人们在欲望面前露出的丑恶模样,微皱起眉头。

    黑衣组织之所以选择在这样的地方完成任务,恐怕不仅仅是为了交易什么东西那么简单。

    他们也许在利用人性的阴暗面,策划着什么巨大的阴谋。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14)

    “志保,交易地点在二楼三厅……但是那里只允许男士进入,似乎是交换女伴的地方,相当于交易场所。”

    工藤新一拿着进门时服务员递给自己的‘游戏指南’,回忆起在来到这里的路上所破解的暗号内容,翻找了一下地址的具体说明,读完上面的文字以后皱着眉头这样说道。

    两人从进了门沉默十几秒后便绕过沉浸在欲海之中的人们,在一个隐蔽的小角落里停下,观察了周围没有什么人,开始小声地交头接耳。

    听完他的话,宫野志保挑了挑眉,当年在组织里的时候便对这种派对有所耳闻,听说前几年在派对上还出了什么事,差点引起轩然大波,没想到现在已经发展到如此成熟,甚至建立起了一个近乎完整的体系。

    所幸她和工藤早在半年前就开始用这个身份在各大商界活动,在人脉上已经建立了一些基础,才会没那么容易就被举办这场派对的主人拆穿,甚至在FBI的帮助下顺利拿到了邀请卡。

    但为了防止黑衣组织发现乔装打扮的两人正是已经死掉的工藤新一与宫野志保,两人始终没有真正在大众面前露面。

    “走吧。”

    她挽住工藤的手臂,拉着他坐电梯移动到二楼,刷了邀请卡以后,三厅的大门便打开来。

    里面有两个不同的房间,每个房间门口都站着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似乎是这里的保安,其中一个门口有男士在拉着女伴排队登记,提交登记表后男女两人便分道扬镳,前往不同的房间里等待着选择与被选择。

    为了保护客户的隐私,所有关于人名的选项都一律用邀请卡上面的号码来代替,宫野志保写完年龄以后便对工藤新一挥挥手,头也没回地走进隔壁房间。

    这让工藤有些汗颜,看着她潇洒的背影摸了摸后脑勺,志保根本一点也没想过挽留他这个要‘换妻’的男朋友嘛!

    这幅场景在登记员看来只不过是女方勉强答应了男方要换女伴的要求,连一个白眼也舍不得给花心的男友,男方有些为难但还是败给了欲望。

    他努努嘴,类似的事情他早就瞧过上百千次了,虽说到这里的人没一个敢称自己清清白白,出轨在派对中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但这位先生的女伴如此漂亮,他也还是要去找其他的女人。

    真是应了那句话,家花没有野花香。

    拿上登记员递给自己的卡片和笔,工藤新一跟在前面一个男人身后进入了房间里,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几秒——

    这完全是大型拍卖会。

    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们要么坐在沙发上看着透明玻璃寻找在隔壁房间的猎物,要么对隔壁房间的女孩子们评头论足。

    饮着酒抽着烟讨论要选哪一个女人,甚至和确认过自己看上的女人是对方带来的男人们互相询问着她那处紧不紧,身材怎么样。

    这其中还有不少隔间,大概是为了VIP用户所设计的,安静舒适,视角宽广。

    而隔壁房间的女人们,似乎正在好奇谁会选中自己,找到了同伴小声嬉戏交谈,唯有志保一个人坐在角落拿起一本杂志开始看。

    工藤新一一边观察着志保有没有受欺负,一边竖起耳朵来听周围男人们的讨论声。

    最终还是确定黑衣组织们将会在隔间进行交易,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用一个罪名去掩盖另一个罪名。

    因此他靠着墙壁盘算要怎么窃听一房一卡的VIP包间,却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你觉得那个黑色卷发的女孩怎么样?脸长得很漂亮,身材也不错。”

    “长得是很好看,但她的表情也太冷淡了点吧,这种女人和她做到一半看见她的脸指不定就软了。”

    “你懂什么?这种平时高高在上看起来像女王的女人,上了床就是荡妇,况且你不认为破坏她脸上冷静的表情这件事很刺激吗?让她求着要你上她,哈哈哈!”

    “你这人真是……说的我也兴奋起来了,但照你这么说,要选她的肯定很多吧?”

    “那当然,刚才我路过那群人的时候,就听到他们在商讨怎么找机会上了那位黑发的小姐了,各种手段……啧啧。”

    听到这里的工藤已经不能冷静了,黑色卷发表情冷淡,不是志保还能是谁?

    虽然这里的规则是自愿为主,但不难看出来这个厅的作用便是让大家提前看好自己的猎物,这场结束以后即便没有上到看中的女人,也能在接下来的游戏中通过各种手段来达到目的。

    这群人的狩猎技术一个比一个强悍。

    工藤新一捏了捏拳,眼神变得有些危险,他望了眼离自己不过几米远的几个包间,又看向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许多色狼盯上的志保,面色凝重。

    我该怎么保护你,志保。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15)

    宫野志保坐在沙发里盯着杂志看,虽然眼神在其中,思绪却飘到了不同的地方。

    她很清楚这看上去装饰精良的墙壁对面有一堆男人窥伺着这个屋子里的女人,就像她们只是货物一样。

    而工藤大侦探正在尽可能用自己精明能干的大脑去取得任何一个能将黑衣组织击垮的线索,无论多么微不足道。

    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她自然也不能因小失大,拖累了为共同目的而奋斗的他们。

    因此混进这个派对的她和工藤,便不能轻举妄动,引起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