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

    &&&&好像是最为保守的存在,也是最为低调的一对‘一次性情侣’。

    然而也正是这份保守,才令志保被在场的更多男人给盯上了。

    她的轻哼一点也不算淫荡抑或下流,反而十分克制,与参与无下限的乱交派对这件事相比较,他们两人更像是躲在角落里偷情的情侣,谨慎又小心,生怕被别人听到什么奇怪的声响。

    于是自然而然地,稍微有较多性爱经验的男人,只用一眼就能看出她脸上毫无遮掩的欲望有多浓烈,却为了不知道什么原因而一直忍耐着,忍耐着。

    让人忍不住想要撕开这个女子的伪装,听她毫不克制的呻吟,瞧她十分想要的神情。

    “唔……唔哼……唔……”

    工藤新一的抽插持续了十多分钟,他不像普通人做爱那样中规中矩,反而一直依靠自己得意的腰力来变换着肉棒抽插的角度与速度。

    时而缓慢时而突然冲刺几下,使得招架不住这样快感的志保没过多久就低哼着在工藤身上高潮,娇躯一颤一颤的,舒服到紧夹住大腿,正处在余韵里的穴肉也有规律地快速蠕动,按摩依旧坚硬的棒身。

    “哈……哈……”

    两人的亲吻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中间为了换气而稍微分开了几秒,仅仅几秒以后又再度拥吻起来,相互交缠彼此口中的津液,于是现在被松开几近红肿唇瓣的宫野志保便垂下眼小口小口地轻喘,让自己缓缓恢复神智。

    她与工藤的额头相互抵在一块,呼出的热气因为流动飘向同样在轻喘的对方,两人眼神接触的时候,空气中的热气仿佛具像化了起来,只不过一眼,就令周边的氛围都变得无比暧昧。

    志保愣了几秒才匆忙移开眼神,一向冷静的脸蛋上竟然可以瞧出些许慌乱。

    而工藤新一并没有同她一样不自然地将视线挪往其他地方,而是继续紧盯住志保的眼、脸,焦点缓缓往胸前滑去。

    她的表情太过可爱,不禁令工藤埋在她紧致小穴里的肉棒又硬了几分,欲望溢出一些,理智被关进颅内,他嘴角因志保的反应而微勾的弧度逐渐拉大,接着用指腹轻抚她的下巴,低声说道:

    “雅志,我要拿掉你的乳贴。”

    工藤新一并没有用想,而是极为肯定的说了要,语气与态度好似无论志保同不同意,他都会伸手照言语所说的那样行动。

    “……哈?”

    被他的言语所惊吓到,宫野志保缓了两三秒才有些呆萌地从唇瓣里吐出一声疑问。

    多年来的默契并没有难倒工藤新一试着去理解她此刻的想法,他思考了几秒以后又接着说:

    “只是将手伸进去把它们拿出来而已……我想吃这里,隔着衣服也想……”

    工藤色情的手指轻摁志保的柔软,看着指腹连同旗袍布料陷进浑圆些许时,眸色变得更深。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21)

    “不行!”

    工藤新一意料之中的答案果然从宫野志保的口中吐露了出来,但他脸上仍难掩失望的神色,低下头用头发蹭了蹭志保的下巴,薄唇覆上之前在她脖颈处留下的痕迹。

    志保在听完工藤的话以后,脸颊就微红了起来,原本就感觉有些燥热的小脸愈发火红,咬住下唇一脸难为情地往一旁看,脸上还染着绝对不会妥协的神色。

    “可是雅志你明明很喜欢我摸这里…之前在厕所也一样……”

    “呀……你在干嘛…!”

    他把手移到志保的胸前,圈住一侧柔软,说到厕所时,仿佛回忆一般收紧手掌,令浑圆显得更为挺翘。

    身子敏感,自然胸部也敏感,被握住浑圆的宫野志保忍不住从喉间溢出一声娇呼,两只手臂曲了起来,稍微低下头便看见了工藤新一作乱的手掌。

    她脸上的羞意更浓,想把工藤的手给挥开,准备打散两人中间的空气时又突然想起他们有可能正在被监视的事,只好鼓起下巴将手放下,眼神似乎能将工藤的脸给刮出几道伤疤来。

    “可以吗?可以吧?雅志…拜托了~”

    堂堂正正大侦探不知从哪学会了撒娇,虽然示弱倒是在两人的相处之中经常能见,但如同现在这样哑着嗓音摆出一副诚恳表情,连尾音都在往上挑的模样,志保根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如果不是他俩如今的处境不方便做些多余的事,志保一定会往他的酒杯里加上些不知名药物!

    “哼…”

    她重重地哼了一声,偏过头去不看他,好似生气了的模样,几秒后又转过头来:

    “你刚才也是这样拜托我去玩这个游戏,进去的时候兴致勃勃,到头来还是选了我……色狼,我在小屋里就不应该选你。”

    “对不起嘛,雅志~我也是第一次来这种派对,当然会有好奇心,但是我从一开始进去就没打算选其他女人,在我眼里没有任何女人能比得上雅志万分之一的可爱。”

    奥斯卡影帝影后角逐赛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影帝里首当其冲的候选人便是工藤新一,他正对着饰演其女伴身份的影后候选人宫野志保露出抱歉的表情,言语之中的诚挚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他在说假话。

    但这是甜言蜜语的可能性非常之高,清楚其角色定位的宫野志保候选人立马就想到了这点,对工藤依旧爱搭不理,活脱脱是一位正在朝恋人赌气的可爱女子,只是脸上的表情让有经验的男人能一眼看出她只是在撒娇。

    “原谅我雅志,接下来一路上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对别的女人连瞟都不会瞟一眼,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好吗?”

    看着志保(雅志)明显软化下来的态度,工藤新一乘胜追击,捧起她的小手在手臂上轻轻留下一个吻,语气温柔至极,不难令人感受到他的爱意浓浓。

    “……那你要轻一点…不要弄疼我……”

    沉默了几秒的雅志成功被工藤哄到不再生气,她将握紧的拳头松开,眼神羞怯地与工藤新一对视几秒又难为情般移开视线,小声妥协下来。

    演技作战大获好评,工藤忽略掉出去以后将会面对的境况,笑眯眯地点点头答应了志保的要求,然后又柔下脸庞,手掌轻抚她的脸颊:

    “不管怎样,我只爱你一个人。”

    他的语气与之前截然不同,既不像开玩笑也不像单纯为了哄她而说的情话,认真到令以为他还在演戏的志保忍不住愣了几秒,视线与工藤深情的目光交汇在一块,缓缓点了点头,娥眉却微不可见地轻皱起来。

    笨蛋大侦探……你这样…我会不小心当真的。

    (说两个小时就是两个小时,都不带多的)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22)

    要在不脱掉衣服的情况下将胸前的乳贴从衣服里拿出来绝不是一件易事。

    可志保的旗袍就好像是为了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