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

    &&&&帽子摘了下来,她用奇怪的眼神看向穿着一身正式服装的工藤,微皱起眉头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志保,请你原谅我前几天对你做出的无礼行为,这是今天芙莎绘出的新款限量包包,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送给你吗?”

    工藤新一咧开笑容跟在她身后屁颠屁颠地进了门,反手将门关上以后绕到她身前摆出一个抱歉的手势,然后把手里的手袋递给她,眼神里满是期冀着她能收下。

    可志保却因为他的接近而突然感到大脑一阵眩晕,腿稍稍软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幸好被反应迅速的工藤接到怀中。

    “怎么了志保?你不舒服吗?我送你去医院。”

    这样说着,工藤新一将宫野志保打横抱起,抬腿就想往外走,却被她低声叫住。

    “没事……麻烦你扶我回地下室……然后快滚……”

    志保微微挣扎着要从他的怀抱里起身,没几下又瘫软在工藤身上,小手紧捏成拳试图令自己清醒一些。

    她鼻息里满溢着工藤新一身上的气味,缓缓将她拉进了漩涡之中。

    (埋了23章的伏笔终于出来惹)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24)

    看宫野志保紧皱起眉的样子,工藤新一并不认为执意将她送到医院是一件正确的事。

    于是他抱着志保转了个方向,往她的房间走去。

    “没事吧志保?有好一点吗?”

    因为她的推拒与强烈,工藤只能站在离床两三远的地方,将手搭在嘴边大声朝志保喊着话。

    “都说了让你快点离开……你这个大侦探怎么这种时候就听不懂日语。”

    因为长时间没有靠近元素体,就连博士以及隔壁的冲矢昴也尽量避免了接触和见面,于是如今突然与工藤新一靠那么近的志保自然无法承受住身体迫不及待要分泌多巴胺的状态。

    她的内裤已经被爱液濡湿了,如果不是一碰到床就迅速拿起被子给自己盖上,那这种羞耻的状况一定会被那个无时无刻不在专注于细节的家伙发现的。

    虽然工藤新一已经与自己保持了一定距离,但志保仍旧担心之前的感受席卷重来,将身子紧贴墙壁以后挥挥手让工藤快点离开这里。

    “志保,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那么排斥我的接近?”

    工藤当然不可能善罢甘休,志保的身体状况在与他贴近的同时就开始有了变化,虽然她嘴上一直在让自己离开,可抱住她的时候,无意识把手和上身都缠过来的也是她。

    这让他一下子想起前几天在脑海中闪过的那个想法——志保被他碰过以后的状况,仿佛服用了春药一般积极又主动。

    但她心口不一的程度,自己还是充分见识过的。

    “没什么事,我只是头突然有些晕而已……我还得研究药物,你快点回去吧。”

    看见工藤的脸庞会让志保感到口干舌燥这事对于她来说绝对是最糟糕的状况了,单单接近他只会让自己头晕目眩,身子发软,可再这样下去……

    她很怕自己会忍不住化身禽兽对他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

    知道自己的态度越强硬,工藤新一就有可能越不愿意走,宫野志保软下语气,将燥热的脸颊埋进被褥之中,闷闷地发出声音继续‘赶他走’。

    “我听博士说前几天你去医院检查过身体了,结果怎么样?”

    但工藤并没有接着她的话往下说,而是故意换了个话题,眼神直勾勾地盯住躲在被子里好似害羞一样的志保。

    “……我的身体很健康,没什么大事…总之你快点——”

    因为他突然转变的话题而感到猝不及防,志保沉默了几秒才这样回答道,可刚想说出让他快点离开的话,头上的被子就被掀开来。

    “志保,如果你不肯说实话的话,我是不会起来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工藤新一将志保压在床上,手里握着刚刚掀开的被角,低声说了这样的话以后便俯下身来靠近宫野志保。

    “乖一点,告诉我医生的报告是什么,好吗?”

    仿佛哄小孩子一样,工藤望着身下不知为何脸红透了的志保,用这几年学到的一点合气道制住她想推开自己的手腕,薄唇几乎要贴到她的脸上。

    “色狼侦探!快点从我身上下去!”

    私处又开始缓缓流出的爱液让志保意识到情况在变得越来越糟,但大脑逐渐混沌的她竟想不出一点能够让他乖乖下去的方法,就连平时常用的鄙视眼与白眼都做不出来。

    “不下,除非你告诉我医生是怎么和你说的。”

    他微微眯起双眸,对志保此时的奇怪反应在脑海中进行了各种推算,目光盯着她害羞的脸庞望到出神,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再度哑声说道:

    “志保如果不打算说的话,我就亲到你说出来为止…说到做到。”

    多巴胺在身体里快速分泌,宫野志保的大脑宣布当场短路。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25)

    “所以还是上一次在酒店被犯人下了药的原因…志保才不愿接近任何男性吗?”

    应宫野志保的要求坐到离她几米远听完整个叙述的工藤新一摸着下巴总结道,然后抬起双眸望向说出了这种不可思议状况以后感到难为情的志保。

    “嗯……如果太接近有雄性激素的人,我会变得…很奇怪。”

    不愿意承认自己靠近男性就会变成痴女,宫野志保将脑袋撇到一旁,阻断了来自工藤热烈的目光。

    可他却突然站了起来接近床边:

    “但是长时间不接触男性的话,志保体内也不会分泌多巴胺吧?那样会死掉的。”

    虽然工藤新一不是什么医学界生物界的博士,但这点知识他还是知道的,于是便立马指出志保想要忽略的这点。

    果不其然,她沉默了下来,随着工藤的靠近往后面挪,裹在身上的被子也拉紧了许多,在工藤新一即将到达床边时抬头说道:

    “因此我才一直独自待着研制能让我脱离这种状态的药物,即便日本没有死刑,那个犯人也被警视厅当作重要看守人员,不同意任何人的探访……我只想到了这一种方法。”

    说完话的志保垂下眼眸,她的娥眉微蹙,似乎在隐忍着什么不快,对那么没用的自己生气极了。

    “我可以当你的解药,志保。”

    工藤上了床,跪坐在宫野志保身前这么说道,他握住志保的双肩,表情严肃又诚挚。

    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一块,宫野志保淡漠的眼神中多出了其它莫名的情绪,却依旧让人捉摸不透。

    相对无言了许久,在工藤张了张嘴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志保突然将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朝他的脸颊摸去。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色狼侦探!”

    手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