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靠近工藤的脸庞时变成了拳头,快准狠地挥在了他的脸蛋上,毫无防备的工藤新一应声倒床,没过几秒又抚着脸颊直起身来,不满地说道:

    “我这么说也是出于好意,哪里就H了……”

    不过他确实得承认,当志保的解药,也就是那个意思。

    气呼呼的宫野志保转了个身用背影朝向他,藏在被子里的膝盖互相轻蹭,试图缓解私处的异样感与不断收缩的小穴。

    但爱液还是无法阻拦地不停溢出,在靠近工藤时情况就变得更加严重。

    “志保,你湿了吗?”

    伴随着突然出现在耳边的磁性嗓音,志保的身子软了下来,腰间似乎因为工藤新一朝耳朵里呼出的热气而感到十分酥麻。

    他将手撑在志保身子两侧,薄唇就搭在她的耳垂附近,问完这句话以后用双臂隔着被子抱住了志保的腰:

    “我们已经做过好几次了,志保,为什么你还是那么抗拒呢?上次的牛郎也好,这次的不愿也罢,如果对象是我,你真的会很不舒服吗?”

    工藤的语气十分低落,平时喜欢耍帅又有些大大咧咧的他,总是会在遇到案件时变得严肃认真,思考事情的模样仿佛散发着光芒。

    可现在的他,却被什么东西给困扰着,声线中藏着隐忍的难过。

    “……工藤,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你的责任心也比普通人多出数倍,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你曾经说过要保护我,在我看来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我们三个月前服下的解药试验品到现在还没失效,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最终版马上就会做好了,而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要面临的只有与黑衣组织之间的对决……你不再需要我,我也一样,所以,我更希望你能看清楚自己的内心,对我的感情到底是爱,还是责任感。”

    刘海遮掩住志保的双眸,藏在阴影里的瞳孔有些黯淡,这些话她藏在心底许久,也终有一天得说出口来。

    那个家伙说自己在之前就与小兰分了手,她虽然因外人的身份没有询问原因,但其实心里早就隐隐就有了一些答案。

    还是小学生模样的她,曾经说过许多为了戏弄工藤的玩笑话,可她却没想过,那些玩笑话有一天会当真。

    无论是鲨鱼还是海豚,生处在同一片海洋的他们却不能见到同种色彩的阳光,因为习惯于黑暗而不曾接触过真正的温暖。

    当确实接触到融化冰冷的太阳时,才会知晓寒冷到底有多可怕,不舍的情感不分时宜地生出,逐渐将理智湮灭。

    所以她才想逃离,即便不舍。

    海豚不仅仅是她,泛指所有不与自己生存在一片海域的他们,迷路的鲨鱼与其中一只海豚相遇,竟也痴心妄想共沐同一种温暖。

    偶尔傻乎乎的小海豚,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知道,不同种族的他们,是不可能在一块的呢。

    他与另一只海豚,才是最合适的一对。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26)

    “责任感…?宫野志保,如果我将自己的幸福与未来都交给一个我不喜欢的女孩子,那我就不是你口中责任感强烈的工藤新一,这是对自己也是对你的不负责任!”

    “不要因为我曾经弄错过一次,就用这个来取笑我……”

    刚才还笑嘻嘻的工藤新一虽然在之前脸色就隐隐沉了下来,但此时的他看上去更为愤怒,眉头紧皱着,许久没叫过的全名也从嘴里脱口而出,语气十分严肃。

    “工藤——”

    “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在你心中的工藤新一就是这样一个随随便便就给女孩子当免费牛郎的人吗?而你又把自己当成了什么?再怎么有能力再怎么天才你也是个二十几岁的小女生,为什么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总想着自己面对,为了不拖累我这种我根本不想接受的借口就独自一人承担苦难与罪恶,你为什么就不能依赖依赖我呢?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坚强…!”

    转过头来想说些什么的志保被有些激动的工藤新一摁在了床上,他捏住她肩膀的手掌微微颤抖,眉间隐忍的痛苦几乎化作利刃将她的心脏刺穿,每一声质问都是压在她心头的巨石,痛苦蔓延到全身,连发尾也像被电流通过一般加速了疼痛的发酵。

    “……你不也一样吗,在作出要保护我的承诺以后,就尽可能地让有关黑衣组织的事离我远一些,好几次与他们的正面冲突如果不是被我察觉出来,就连让我知情的机会你都不会给我。”

    “除了制作解药,又或者必须得带上我以外,我就像个局外人一样眼睁睁看着你们拼死拼活却什么忙也帮不上,甚至好几次都到了受重伤的地步……独自一人承担,你不也如此,何必自说自话呢,大侦探。”

    “……有些时候,我甚至自暴自弃到开始产生我在你眼中的价值是不是仅仅只有研制出解药这种想法,我讨厌无能为力的自己,更讨厌只能一次次依赖你的自己。”

    志保用手臂遮住双眸,嗓音清冷却染上点点几乎察觉不到的颤栗,即便语气淡漠,身体的奇怪变化还是令她的脸颊无意识浮起些许红晕。

    “志保……你似乎一直很寂寞,只有在和少年侦探团相处,又或者看见与比护选手相关的事物时才会露出真正属于你的微笑。”

    “早在很久之前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坚强的女孩,不轻易对谁袒露心声,面对友情与你在乎的事时却认真又严肃,旁人眼中你有些冷酷无情,但我看过许多次温柔可爱的你,对你想要藏起来的自己也有了不少自以为是的了解。”

    “虽然我总吐槽你是个狂热的追星族,但当看见你望着比护选手就像望着期盼中的自己那种神情,也就慢慢理解了为什么你如此喜欢他。”

    “如果你能一直保持那份只有在面对他时才会出现的少女纯真就好了,如果你这辈子根本没有经历过那些黑暗就好了,如果可以,我根本不想让你再接触那些随时会让你想到不好回忆的事情……但我的能力还远远不够,思考了无数种方式也不得不妥协让你参与其中。”

    “你的重要,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超越了我能预判的境界,表达关心与情感十分笨拙的你,默默隐忍独自付出的你……我只是变得愈来愈想守护你脸上的笑容,仅此而已。

    “我请求你,不要轻易对自己的价值产生不好的怀疑,你的优秀早就超越了这个世界上许许多多的人们,我经常为此感到甘拜下风。”

    “宫野志保这个家伙,已经是我心里不可或缺的存在了……拜托你,请再多依赖我一些,再多将你的脆弱,都展露给我一个人看,我会像对待从地底深处挖出来的珍宝一样守护它们。”

    “面对我的时候,不管你哭得多么伤心都没关系,我的怀抱很乐意珍藏你的每一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