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3

    &&&&伞收拢放进旁边的雨伞篓中,脸上的笑容自信又温柔,非常自然地换上拖鞋走到宫野志保旁边,旁若无人般用手勾住她的细腰。

    即便接收到一个似乎带着些娇嗔的白眼也只是笑嘻嘻地揉揉眼前许久不见的茶色短发,低声询问她有没有哪里不太舒服。

    “不用了,抱歉,待会我还得出去一趟,你们就先回去吃晚餐吧,下次我再去拜访阿笠博士。”

    小酌一口捧在手中一直没有放下的雪莉酒,披着冲矢昴外皮的赤井秀一微微笑了笑,站起身来打算送走两位在他眼中过分‘腻腻歪歪’的情侣,接着却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的背影若有所思。

    “诶?这把伞有很小吗?我觉得和志保一起撑着散步刚刚好哦。”

    “那是因为你都要把我藏在你的大衣里了,我又不是什么重症患者,这样的距离和雨势根本不用过来接我的。”

    “哈哈哈,我在沙发上躺着无聊死了,博士家里又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就连电视新闻都无趣许多,况且我也想你了,身为男人去接自己的女朋友不过分吧?”

    “我到这边只过去了半个小时。”

    “是吗?我怎么觉得已经半个月没见你了,快让我看看志保的脸蛋和半个月前一不一样。”

    “放开你的手,色狼,雨伞已经遮不住你了。”

    “只要遮住志保就没问题,它的使命就是成功护送美人回家。”

    “笨蛋,会感冒的。”

    “我的身体才没那么差劲。”

    “……”

    “……”

    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对话的声音也缓缓消失在空气之中,似乎被莫名吃了几嘴狗粮的雨滴给打翻在地。

    目睹了关系更加亲密的志保与工藤新一的相处模式,冲矢昴严肃的面庞也不禁柔和了许多,直到他们走进了博士家中才转身将大门关上。

    没错,我希望志保幸福一辈子。

    (我好喜欢柯哀的相处模式啊啊啊啊啊,写得我心都要化了,希望大家能喜欢~)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33)

    工藤新一死掉了。

    虽然听上去十分荒谬,可事实就是如此,在确认尸体就是他本人以后的四十八个小时过去,工藤的存在已经火化成了骨灰,正装在一个金丝楠木的小盒子中,被宫野志保紧紧地抱在怀里。

    不仅是阿笠博士,就连和他没那么熟悉的毛利小五郎在得知这个消息以后也瘫坐在沙发上大半天才缓过来,一转过头,曾经与他是情侣的女儿已经哭成了泪人。

    没有人不为这个消息感到悲切万分,当初盛名在外,被号称‘日本警方救世主’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居然在围剿庞大的黑帮组织时为了不让BOSS逃走而选择与他同归于尽。

    这样的胆识出现在了年仅二十几岁的少年身上,几乎全日本都在惋惜天才的早逝与老天的不公。

    他的葬礼办得十分仓促,可闻名赶来悼念的人却络绎不绝,工藤夫妇拒绝了各大媒体的探访,关上门在自家人中为死去的儿子举办了一个小型葬礼,只邀请了毛利一家与阿笠博士,以及他的对手,同时也是好友身份的服部平次。

    当然,早就被当作工藤家媳妇的宫野志保也不会例外。

    葬礼上的她面无表情,眼神空洞无比,好似腐朽的木头一般看不出任何情绪与波澜,她望着台上讲话的工藤有希子,听见了旁边传来的小声啜泣,但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安安静静待到了葬礼结束。

    整个世界似乎就此沉寂下来。

    为了伤心的情绪不再继续扩大,工藤夫妇做出了周游世界散散心的决定,他们不想待在没有儿子身影的家中,于是将房屋全权交由了一直住在里面的房客冲矢昴做主。

    至于宫野志保……在她诚恳的请求下,工藤新一的骨灰盒被摆在了她的房间之中,没有什么精致的摆饰围绕着它,只不过坐落在了志保一眼就能看到的书桌上。

    周围的科学书籍被放到下面一层书柜里,一层架子光秃秃地摆放着那个看上去十分寂寞的骨灰盒,不被任何东西接近的模样倒显得十分庄重。

    或许这就是那个女孩表达情感的方式吧,只要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望着你的身影,毋需任何装饰与陪衬,只要是你,就已经足够。

    而无论是阿笠博士还是毛利兰,亦或者决定留在这边待上十天半个月的服部平次,都十分担心志保现在的状态,她的反应实在是太冷静了,却不是冷血无情的冷静,而是总让他们有一种在那幅瘦弱的躯体中隐藏着无以言喻的悲伤的冷静。

    他们非常担忧志保会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害怕她压抑得太深太重,以至于没办法如同正常人一般表露自己的真实想法。

    但阿笠博士和服部平次也很清楚,少女是在自责,自责自己没能冲进那栋大厦将不要命的工藤新一拉出来,自责自己只能眼睁睁听着枪响,看着他的身影从四楼坠落,身子僵硬到动也动不了,唯有绝望在脑海中扩散。

    她已经撕心裂肺了一次,向来冷静平淡的少女,好似当初跪在工藤面前因为姐姐的死去而放声哭泣的灰原哀,在那么多警察与FBI的面前,确认他已经断气以后紧紧抱住工藤的尸首,将脑袋埋在他冰冷下来的胸膛中哭得好似失去了所有的希望与生机,嘶哑的哭腔中充斥着足以弥漫到空气里的绝望。

    那是服部平次最后一次见到如同活在世间的宫野志保。

    别误会,并非说她也随着工藤新一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而是之后再见到的她,就好似一具行尸走肉,美丽的蓝色双眸见不到任何光彩,苍白的不仅是皮肤,还有唇瓣。

    直到因太过异常的厌食与呕吐被毛利兰和服部平次强行拉到了医院里以后,他才看见了那个恢复些许活力的小姐姐。

    说来也奇怪,他当时居然想起了在一片荒芜的土地上冒出一颗坚强嫩芽的景象,新生原来会带给人这样巨大的震撼力。

    瞧着她放在小腹上的手掌与嘴角难得一见的浅笑,被志保毫不遮掩的情绪变化所感染到的服部平次忽地产生一种是自己即将为人父母的错觉。

    没错,宫野志保怀孕了,带着所有的希望与冲淡剧痛的魔力,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的孩子已经被她的子宫孕育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无奖竞猜,大家认为标题上的:请你知道我爱你,这句话到底是新一对志保说的呢,还是志保对新一说的?)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34)

    自宫野志保查出怀孕后已经过去了五个月的时间,小腹明显隆起的她孕吐情况越来越严重,而精神状况与之前相比却正常了许多。

    原本说只待在博士家十天半个月的服部平次不知为何直到现在也没离开,甚至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