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花了一个月才出院的冲矢昴一起照顾着怀孕的志保。

    冲矢先生是早就说过要保护志保的人物,因此经常见到他端着一锅鸡汤与各种补品到博士家中是件十分正常的事,但与宫野志保交集不算很深的服部平次也为了她留在东京那么长的时间,想想就觉得奇怪。

    可用那黑皮侦探的话来说,便是露出一口大白牙的:

    “宫野小姐肚子里怀的可是我的干女儿或者干儿子,我当然得好好照顾她。”

    但事实上除了这个原因以外,还有工藤新一在走之前对他说过的‘帮我好好照顾志保,拜托了。’

    一想起当时的场景,服部平次就会忍不住露出一副复杂的神色,眉眼之中透着些淡淡的悲伤,又很快笑着对志保打哈哈,喝了一口咖啡继续钻研育儿秘籍。

    说实在的,志保并不赞同他一直留在博士家照顾自己的行为,即便她的身子在怀孕以后虚弱了许多,确确实实需要别人的照料,但身为工藤新一好友的服部在工藤去世之后与他的女朋友关系这般密切,总会有人说些闲言碎语,影响他关西名侦探的名声。

    但是那家伙也是个倔脾气,就像当初他劝她振作精神时自己的无动于衷,服部平次也一样根本不听她的劝说,好似在报复一般,令志保有些无奈又只能随着他去。

    不过说来也奇怪,在工藤还没有离开的那段时间,宫野志保靠近男人就会浑身发热的症状就减缓了许多,发病的周期也越来越长,而在他离开以后,那病就像消失了一样,自此再也没有出现。

    现在来看似乎是怀孕所导致的后果,终究也算不幸中的万幸。

    “工藤宅来了一位租客,听说是为了考东大研究生所以需要住在这边,一周大概只住两三天的时间,哦对了,是个男性,志保觉得怎么样呢?”

    组织消灭以后也没有以赤井秀一的真面目示人,而是继续披着冲矢昴的皮待在工藤家中,前些日子的他收到了工藤夫妇发来的短讯,内容是希望家中的空房间可以出租出去,让人烟味冲散里面的郁结气息。

    于是赤井便在附近张贴了出租告示,没想到很快就有人联络上他,因为对方是名男性,而志保又常常会到工藤宅的书房阅览书籍,所以冲矢昴认为自己有必要询问关于她的意见。

    宫野志保此时正挺着大肚子坐在瑜伽垫上,听见冲矢昴的话则只是闭着眼睛微微点了点头,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感兴趣的模样。

    见状,赤井秀一微笑起来,掏出手机将这个消息告知对方,很快就收到了回复的短信。

    “小姐姐,晚上你想吃些什么?我刚才去了超市一趟,今天的菜非常新鲜哦~”

    一身黑衣反倒将皮肤颜色衬托得浅了一些,服部平次提着几个袋子走进大门,关上门后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冲矢昴,便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绕过做着瑜伽的志保将袋子放在梳理台上。

    “冲矢先生,今天要留下来吃晚餐吗?”

    越来越有人夫气质的服部无比自然地系上围裙开始洗菜择菜,瞧见茶几上熟悉的锅与碗勺就知道他今天一定又做了一锅鸡汤带给宫野,可除了鸡汤与一些补品以外,这位对烹饪有着一定兴趣的大叔居然连番茄炒蛋都能炒糊,实在是人不可貌相。

    “如果可以的话就拜托你了。”

    他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服部平次的邀请,眼前的关西名侦探不仅推理能力十分优秀,掌握烹饪的速度也非常之快,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能做出令志保和他都认为极其美味的菜肴来。

    “请给我的鸡翅少放点盐,谢谢。”

    闭着眼睛也能知道服部平次要做的菜是什么,已经与他培养出默契来的志保很清楚昨天一起看到电视孕育频道上播出的‘怀孕六个月吃什么好’栏目一定被他记在了心里,毕竟他一直在用本子记着菜谱与功效,听见木耳蒸鸡翅时还若有所思地用拳头捶了捶掌心,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在某些方面真是个笨蛋呢……和那个家伙一模一样,不愧是挚友与对手。

    终于做完了孕妇瑜伽,宫野志保将瑜伽垫收好放在一旁,缓缓挪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望了几眼正在料理台旁探讨厨艺的两人,兴许是怀孕致使的母爱泛滥,她竟觉得那两人在小时候或许有点可爱。

    “叮咚。”

    门铃声突然响起,服部平次下意识要脱掉手套去开门看看来人是谁,却被美名其曰孕妇需要适当走动的志保叫住,于是只好走回料理台望着她慢慢挪到门口的背影。

    一打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十分斯文的男性,他对志保展露一个温柔的微笑,接着微微鞠了一躬:

    “小姐你好,我叫松田真一,刚刚搬到隔壁的工藤宅,为了考上东京大学研究生而在努力当中,未来还请您多多指教。”

    (私设:东京大学离工藤家不远,以及‘怀孕六个月吃什么好’的栏目主持人是我(大误))

    (柯哀)请你知道我爱你(35)

    宫野志保和身前的松田真一对望了几秒钟,点点头回答道:

    “嗯,你好。”

    原本她想就这样和这位邻居道别,他却往走了一步拦住了快要关上的门:

    “不好意思,我刚才看见冲矢先生也在这里,因为刚来没多久还有一些事想问问他,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松田不算礼貌的行为让志保娥眉微蹙,但抬眸望见他脸庞上一直挂着的温文尔雅与无害的笑容,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也并未是个脾气暴躁的家伙,于是挺着肚子稍微退后了两步,让开一个足以让他进来的位置。

    “谢谢。”

    他笑得更加灿烂,转身非常自来熟地将门给关上,然后走在宫野志保身后,好似护着她一般缓慢向前。

    直到她坐回了沙发上,松田真一才往冲矢昴的方向走去,两个同样戴着眼镜,气质也温和至极的男人彼此你一言我一语,交谈甚欢。

    但在志保的眼中这幅场景实在是太怪异了些,他们脸上挂着的笑容也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好似在演戏一样,甚至比眼前的肥皂剧更让人起鸡皮疙瘩。

    或许是怀孕导致的体内激素不平衡,才让她变得如此敏感,宫野志保微微摇了摇头,将电视频道调成科学栏目,试图让那点不自然消失在脑海之中。

    “好的,谢谢冲矢先生,那么我就不多打扰了,未来的室友生活也请您多多指教。”

    终于将自己的疑问全部问了个清楚,松田真一与冲矢昴握握手,微笑着向他道谢,并准备走出博士家里。

    可一直沉浸在烹饪中的服部平次却突然抬起头对松田扬起一个灿烂的露齿笑:

    “松田先生要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餐吗?我不小心多做了些菜,